可约稿 🍠bcy:鸢昼

「绮靡时刻」金光日×你 ①开端

❗个人臆想 请勿深究 看不惯的避雷


❗OOC警告


❗冷圈 可能随时断更





“怎么不说话了,丑八怪,我问你话呢!”



她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戳着你的头,但见你还是不理会她,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

“好你个白鸢林,不理我是吧!”



说着,她抬起手就要打向你。



你叫白鸢林,17岁,是北韩一所贵族学校的高中生。同时,你也是一个一天前刚刚发生车祸,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名和自己名字相同的人身上,为了在这个世界好好的生活,你也理所当然的代替了她。



只是你没有想到,明明一个连北韩最好的贵族学院都能上的人,偏偏是在刚进学校没几周,家里破产,父亲被人杀害,母亲重病,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等着巨额的医药费来维持生命。



你,也就是以前的白鸢林。在那之后,一落千丈。身边的同学都变得冷漠,刚开始只是有些嫌弃的目光,然后变得对你出口辱骂,现在,已经到了对你拳打脚踢的程度了。



你那时候没办法反抗,只能任由他们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,对自己校园霸凌。你也在那时候变得少言寡语,常常目光涣散。你本想着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来减少一些,可是这样非但没有变少,反而像是被人死死盯住了一样,怎么甩都甩不掉。



他们说你是丑八怪,克死了父亲,现在又要克死母亲了。他们说你是被上天抛弃的人,就是连上帝都恶心,厌恶你。



就是连现在,你看到他们这样不认识的人,心里还是会有本能的惧怕,心中的声音告诉你要忍着,不要躲,不然后边只会有更猛烈的。



只是你本来就胆大,便无以恐惧。所以,你在她把手掌落在你脸上的时候,伸手反去握住了她的手腕,她的手也定在空中。



你肉眼可见的眼前的女生脸上充满了惊讶,她根本就不会想到你会反抗她。



“你疯了吗?你竟然敢……”



你抬起头,冷眼看她。面对骤然变脸的你,她很明显被吓到了,挣扎手腕想摆脱束缚。



“放,放开我,你!”



她奋力的挣扎,但你的手却越来越用力,眼神也变得凶狠,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撕碎的怒火吞噬她。



比起她手腕的扭动,你上一世好歹也是练过的,这点力气算不了什么。虽然说这个身体只是受了不少苦,身上旧伤新伤都有,青的紫的相互叠加,细碎的伤口都尽数被掩盖在衣布下。



“要上课了,都坐好!”



你朝着声音的方向撇了一眼,轻哼了一声,就放开了她的手腕。



只不过,她因为正在向后拽动,正好赶上你撒手,咚的一声就倒在了地板上。



看到老师快来了,便也没有多说什么。狠狠地瞪了瞪你,爬起来,就向自己的课桌磕磕绊绊的走过去。



下课后。



“喂!白鸢林!你给我站住!”



你本是下课后朝教室外走,身后突然响起了那人的怒声。



你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,转身眯眼看她。



她一脸蔑视的看你,双臂环在胸前,装腔作势的对身后的人吩咐说要给你一巴掌。



她身后的人也傻着照做了。当然,被你轻而易举的转头躲了过去。



她见你又躲开了,怒火又涨了不少。



“你还躲,看来这次不教训教训你,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了!”



她再次抬手,快速的向你打过去。你一脸无奈,再次用刚才那个手接下了她迎面而来的手掌。结果四目相对,你逐渐烦躁起来,立马甩开她,用一种看弱智的眼神和同样轻蔑的语气对她说。



“同样的招数在我身上用三次,你不会还以为我任由你们宰割吧?”



你降低声音,凑到她耳边轻声说。



“真蠢。”



这有什么不对,也就只有蠢到和狗熊一样才会干出来这种事,这么说,有什么不对吗?



你不管她惊讶中又带着怒火的目光,也不顾其他人同样呆滞的眼神,头也不回的直径走出教室。



你走出去的时候,班里无比寂静,就只能听到你有力打动地板的敲击声。



你走到厕所的洗手台前,打开水龙头,水流不大,你捧着水泼到脸上,顺手把脸两旁沾湿的头发挂在耳后,露出整张脸。



你抬头看镜子中和前世分毫不差的脸,手背划去挂在脸上的水珠。深吸一口气后缓慢吐出,你歪头看镜子,想起刚刚的“丑八怪”这个外号,轻微的撇了撇嘴。



因为之前的长期霸凌,你的脸看起来憔悴不堪,眼中空落落的,就像是一具空壳外套上了人皮。而现在的你,看起来精神了不少,面色好像也红润起来。只是眼神由原本的空洞胆怯,变得清冷,有神了不少。



你看自己的脸出了神,反应过来,抬起手抚上右眼下的那颗痣。



你还记得,上一世的一个算命先生对自己说过,泪痣,顾名思义,说明这一世的你注定多泪。这枚泪痣,为你生命中的爱而生长,它会发芽,成长,最后枯竭。一旦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这辈子都不会分开,但会为他哭尽今世的泪。



你记得,本来眼下是没有痣的,现在突然长出来,就想到了这里。不过,你不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,所以他说的这些,你一句都不信。



既然上天给了我重生的机会,你放心,白鸢林,我会将那些凌辱打骂你的人都百倍百倍的还回去。



你心里暗暗这样想,意识到快要上课了,向洗手池撒了撒水,就准备回去上课了。



在转角处,你与一人擦肩而过。



“你今天看起来,与别日不同啊。”



一个少年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,他的语气尾调平缓,不像是确认,更像是在称述事实。



光听声音并不知道他是谁,只知道他认识你,像是对你没有敌意。不过就算是这样,你依然谨慎对待,顿了顿脚步,没有理会他继续朝前走。



目视你走进教室,他依然站在那里。传来一声轻笑,随后吐出浓浓白雾。他半阖的眉眼模糊在指尖下升起弥漫的烟雾里,只有半边上扬的嘴角露出。



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后。



想起自己不是住校生,要回家吃饭。你合上书,正准备起身,眼前出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胳膊挡住了去路。



你顺着他的手向上看,一张线条分明的俊美面孔上,生的最漂亮的是眉宇下的那双眼睛。你一眼就注意到了,他的桃花眼下同样有着一颗痣。深邃的眼眸垂下注视你,细致如美瓷的白暂肌肤,衬托的他看起来比一些女生还要,好看。



好看,这是第一个让你与女生比较容貌的男士。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第一个想到可以形容的词语就是好看。更离谱些,你甚至还想用美艳动人来描述他的脸。



他看着你,你也看着他。见你盯自己有了一会儿,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。



你见他笑了,也回过神来,撇开视线问他。



“有事吗?”



“……”



他没有回答,一直看你。等了好一会儿,你按耐不住,微蹙眉头抬头再次看他。



他还是刚才那个笑容,没有什么变化。你觉得他这人好奇怪,本想着这次下课没人来找骂了,看来还是你想多了。



你在脑海里寻找着关于他的记忆,得出了一个结论:认识,但不多。仅仅只是在你被几个人按在地上打的时候出手帮过你而已。



呵,就算是第一个对自己施以援手的人,你也不相信他这样做是毫无目的的。



见你又一次看自己的脸想的出了神,伸手拨开挡住右眼的碎发,他的指尖也不经意的抚过你右眼下的那颗同样的痣。



你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,激灵了一下,缩着脖子向后躲。



你握紧了放在桌面上的拳头,好像下一秒他再动一下就要朝着他的脸打过去。



而他就像是没有看见你刚才后躲的动作,缓缓的收回手。



“想起来我是谁了?”



“……”



他不在乎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,只是想下通知一样对你说名字。



“金光日。”



你刚才确实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。见他还是没有想走的意思,你撇了撇嘴,站起身来,推开放在前方的手臂,直接就走了出去。



只剩下他一人看你走出去的背影,心里并没有让猎物逃走的感觉,更多的是即将到手的期待,毕竟,现在不想听他的名字,下一次,他会让你自己主动说出他的名字。



尽管教室里早已不见你的身影,他依然这种感觉之中。他握紧刚才碰过你的手,脸上的笑容逐渐上扬,嘴角浮现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


“下次见我,你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呢?”



“真是期待啊。”





这次写的少 先开了头


下次多写点

评论(6)

热度(8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